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世界上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就是所谓的悲观主义。只有这样的书还远远不够……海涅、狄更斯和其他作家都说过不同凡响的话,但是他们,早已离开了我们……我孜孜不倦地接近火焰和陈腐的往昔:安德列耶夫、阿韦尔琴科、布洛克、布济谢夫、戈罗杰茨基——从字母表上依次排列,直到楚可夫斯基。结果就像外省的中学生感受到麻木的疲惫和极度的失望……当然,不断寻找的人没有错,但是要消解渴望,不再流泪,要摆脱自我却无路可寻。”——萨沙·乔内尔

评论
热度(2)
 

© 青空百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