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讨论】智者和他们的深渊.下

秘密观测者:

雁王特地留到最后有一个很惨烈的原因,他是这么多智者之中,唯一一个彻底和深渊肩并肩的。
更惨烈的一点是,他之所以会坠入深渊,并不是因为在重要的选择题上违背了自己的人性,刚好相反,正是因为他在那个最重要的选择题上遵从了自己的人性。
所以这里出现了一个非常毛骨悚然的结论,我们如今见到的这个深渊一般的智者上官鸿信,他绝非是黑化默苍离或者黑化温皇之类的存在,他的人性依然跟随在他身边——只是有一点和所有人都不同,他的人性是被彻底否定的,是已死亡的。
要想彻底说明雁王和他的人性以及他的深渊的关系,有必要举例出四个人:

默苍离,北竞王,俏如来,苍狼。
我们都知道默苍离前往羽国,也即是收雁王为徒之前,他第一个看中的传承人选是北竞王,虽然北竞王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他排除在传承人选之外。
而雁王在一开始也不是作为传承候选人接受默苍离的教授的,在一开始,他仅仅只是一个单纯向军师请教智计的弟子罢了。
基于雁王和当年的北竞王地位以及境遇的相似,我们不难判断,那个令他在一开始没有成为默苍离继承候选人的原因,跟北竞王有极大的可能也是相同的。
——他们天生就具有那种令无数人渴望垂涎的潜力,却从来没有将那种凡人所不能理解的智慧,跟智者对凡人独有的责任联系起来。
他们也许可以运用那种智慧做到甚至超过大多数智者所不能达到的极限,但是他们的智慧永远与苍生无害也无益,他们本来的目标,即使没有那种智慧也同样会去做,而在拥有了那种智慧之后,他们也不会做除开原来的目标之外的事情。
这不是默苍离想要的。
但是他一直被自己的人性步步追赶,已经时间不多了。而雁王跟随他数年之久,对自己的言行思想理解深刻,也明白一个矩子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上官鸿信毕竟不是竞日孤鸣,我已经彻底地影响了他’,默苍离想,‘也许我也可以彻底改造他。’
于是雁王的改造——或者说死亡——的第一步,就从杀死他身为凡人的自己开始。
一个仅仅将自己当作比较有智慧的凡人的人,是不可能真正领会智者对苍生独有的责任感的。要达到智慧的最极端需要先来到人性允许的智慧的顶部,但更重要的前提却是先让那个脱离凡人的视角和智慧取代自己本身的人性。否则,永远也不会有最后一步,再优秀的智谋,也不过是让这个世界上多一个赤羽或者北竞王。
所以雁王真正的起点不是未铸心的俏如来,而是终于能用自己的能力做点事情,但也仅仅是想为自己的属下臣民做点好事的苍狼。只是苍狼成长的是武力,雁王成长的是智力。
他们根源的目标本来就很小,也很安分,仅仅是希望身边人都好,如果可以,他们希望自己的国家也好。
我们都知道内战后的苍狼对家人和部下的看重,那些支持着他从最黑暗的日子走过的人,每一个都是他不允许旁人触碰的逆鳞。
现在,默苍离要他首先成为一个像俏如来,或者史艳文那样的人。
你能想象,要什么样的境遇才能让苍狼愿意主动像史艳文那样亲手将仅剩的两个王族亲卫送上死路吗?

我们都不知道默苍离做了什么,反正他做到了。
雁王本质那个身为凡人的自己被杀死了,他的人性第一次被否定,扭曲。第一步,他成为了一个以苍生为重的人,必要时,为了拯救更多的无辜的生命,他可以牺牲自己重要的人。
俏如来比他更轻松地来到了这一步,因为史家人本身就有这样的思想,只是他们通常是作为凡人去牺牲自己,默苍离的要求却是要求他作为智者去牺牲别人。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时候,主动牺牲别人就是比被动牺牲自己更难。
然后第二步,也是最后的一部,铸心,来了。
从上面分析默苍离的那一段,我们就可以知道,铸心,真的是一件非常仆街的事情。它的本质不是给你带来什么能力,而是彻底打开你能力的上限,它是智慧的最极端,也是人性和思想的核聚变放射物。无论你最后能不能获得成功,它都可以保证你再也完全没有任何后悔的余地——各种意义上。
“如果我当时采取的是极端的计划现在结局是不是会相对更好?”
”我那个时候是不是因为心软而放松了警惕,导致现在的结果远不如预期?“
——没有了,这些烦恼再也不会有了。
墨家矩子的位置如此重要,拯救苍生是一个如此浩大又没有尽头的命题,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的每一次犹豫和迟疑,都是对无数人命的亵渎和连累,当然只有核放射物级别的智慧,才能够用最短的时间,最高的效率,最完美的意识,完成那些关系重大的抉择。除此之外,绝不允许劣质品——默苍离是如此坚持着这个唯能力论的想法。
而在面对这个铸心的题目的时候,雁王作为一个智者的思考方式虽然与俏如来相差不离,但他那部分被抛在背后虽然扭曲了却依然存在的人性,却决定了他的根源依然是扭曲的苍狼和北竞王。
对俏如来来说最重要的终究是苍生。
对苍狼和北竞王来说最重要的永远是家族。
所以我们可以想象俏如来因为某些原因迫不得已杀死清白的史艳文。却不可能想象得出苍狼和回归人性的单小楼会因为任何原因亲手杀死无辜的狼主。
而雁王和竞苍的本质,确实也太过相似,在铸心的第一步,已经对他的人性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完成第二步的可能。因为能够完成铸心的雁王,绝对不是雁王,那只是一个比黑化默苍离以及黑化温皇更加扭曲空虚的怪物。因为默苍离有苍生这根稻草,雁王没有,雁王眼里的苍生只是默苍离给他扭曲塑造的假象。在雁王通过铸心的那一瞬间,那假象瞬间就会湮灭。
八年前的雁王作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他在经历一次死亡和扭曲后,依然选择了自己的本质和人性。
如果他的人性和本质的关系人愿意在那个时候向他伸出手,就像千雪向温皇伸出手,他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赤羽更靠谱,比温皇更亲民的北竞王,毕竟他没有懒癌也没有拖延症。
但是那个时候与雁王的人性最紧密的人,很不幸,却正是默苍离。
默苍离从来不需要像北竞王那样的人,他毫不犹豫地扔下了他,之前如此,之后也如此。
就这样,雁王没有违背自己的人性,却被自己的人性关联给完全否定了,他自己并不愿意通过铸心,但是他的铸心还是伴随着默苍离给他构筑的苍生的假象的崩溃,以更漫长,更痛苦的方式完成了,他还是彻底失去了自己的人性和本质。

在那漫长的第二次死亡,深渊和人性以及越来越模糊的苍生的假象,一直是四个排排坐地陪伴着雁王度过。

八年过去,假象消散无影,人性也彻底死亡冰凉,最终,深渊成为了雁王唯一的陪伴和安慰。
但是也许是因为出于某种说不清的执念,雁王依然一直假装成那个苍生的假象还存在的样子——而在这个时候,他听说他的师弟完成了铸心。
××
到这里,我们这段长到不行的分析也宣告结束。
因为羽国志异未出,所以这只是个人本阶段对雁王的解读。

评论
热度(50)
  1. 青空百景艾尔斯维尔 转载了此文字
 

© 青空百景 | Powered by LOFTER